文化艺苑
首页
>企业文化>文化艺苑>岁月随想

晨访白鹿原

 作者:雷建珂          浏览次数:  时间:2020-07-17 08:19:28  【字体:

一个初夏的清晨,骑着家里的旧单车,迎着朝阳,披着晨曦,一路往南去拜访白鹿原下的西蒋村,想看看养育了知名作家陈忠实,并让老作家魂牵梦绕的白鹿原下的那一方水土,究竟有哪些神奇之处。

骑行樱桃谷

车子由长乐路最东端的祥云路经马家湾进入白鹿原方向的乡村公路。这是由马家湾、何家街、魏家巷和赵家巷4个村子连成一片的村街,街内脏乱不堪。大型渣土车队经过了一夜的横冲直撞,仍在尘土飞扬里咆哮忙碌着。早起出门的人们掩鼻而行,左右躲闪着车子和飞尘。我骑车快速穿过这片村民聚居区,进入一段开阔地带的柏油路,此处路牌标注为莫灵庙,只见不远处的白鹿原半坡处,有几处正在修建的大型庙宇群落,颇为壮观。坡下及公路两边宽阔的灞河河滩地里,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樱桃园子。正值樱桃收获的初夏时节,沿路而上,公路两边随处可见早起的男男女女、三三两两的果农们,在樱桃园里辛勤采摘画面。喜逢大年,棵棵成年的樱桃树挂满了挤挤挨挨、晶莹剔透的火红果实。柏油路边也不时有摆好了摊子准备售卖樱桃的果农。一些面包车停在路边的樱桃园旁,收购着刚采摘下来的成堆鲜红欲滴的果子。又经过了杨疙瘩、毛院、灞陵、毛东、西李几个村子,再经过空军工程大学不远处,前面一个村街地段的公路被各种面包车、电动车和熙熙攘攘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直至推车走近时,才见村街两旁一溜两排全是装满了鲜红樱桃的各色竹篮竹筐,街边的场院里也全是成堆成堆新鲜的大红樱桃。公路被一大早前来收购转运樱桃的各色车辆挤得严严实实,果农们在竞相展示自家果子的优势,眉飞色舞地热情招徕着商家品头论足,讨价还价。好不容易才侧身挤过一段市场,时而驻足时而穿插着艰难前行间,忽见村街上有一架天蓝底大红字的大型金属拱门,两边制作有一副对联,上联:开春尝鲜樱桃味隆冬睡梦叹余香,下联:初夏纳凉灞河苑深秋红叶无归意,横批:发展生态农业,构建和谐家园。拱门圆拱处可见东李村3个大红字,方知此处乃赫赫有名的西安灞河樱桃谷樱桃市场,谓之樱桃谷。每逢初夏的樱桃收获时节,几十里樱桃谷里喜获丰收的成片的鲜红色、金黄色的上等樱桃便仿佛一夜之间结满了枝头,然后被果农们小心采摘并集中到东李村的批发市场里,再由果贩们源源不断运到西安市内的大街小巷出售;同时有更多一部分又被通过陆路空或者网络销往全国各地市场。古时就有“樱桃好吃树难栽”之说,可见樱桃乃果中上品,加上近年来又培植出了大樱桃等各种樱桃新品种,自古以来就为人称道的果珍樱桃,其品质和口味有了极大提升,大樱桃的个头是老品种的3到4倍,口味更是鲜美。以樱桃谷为首的八百里秦川是种植樱桃的最佳之所,很多农民依靠樱桃实现了致富梦。

过了东李村的樱桃批发市场,再经过一段开阔的樱桃园,是个叫作马渡王的村子,村子在一条深沟内,树木参天,安静而祥和,路边一家农户的场院上,三五个老人在心平气静地拉着家常。

晨访西蒋村

走过马渡王一道不长的上坡路,向右一转,眼前豁然开朗。路在半山腰处,两条公路在此汇合后主道蜿蜒跌伏往河谷深处而去,而右侧的另一个小一些的岔道则通向一个小村内。岔道口有一面高高竖起的咖底白字标识的路牌,虽然普普通通却格外醒目,牌子上方中间一行黄色小字:樱桃园景区。下面是一个白色的岔路图标,表示沿公路直行有:洩湖。沿右边岔路方向标有:陈忠实旧居20米。

这就是孕育并滋养了著有长篇小说《白鹿原》的著名作家陈忠实的神奇之所——西蒋村。从不远处看去,村子坐落在白鹿原下的台塬上,居高望远,视野宽阔,东面不远处便是宽阔的自南往北而去的陈忠实心目中神圣的母亲河——灞河。

20米的距离只需几步,将车子安顿在作家旧居门前的水泥路边,好不容易才在一丛竹园的阴影里看见另一块很不起眼的钢管立柱上的一方涂了漆的铁皮牌子。也是咖色底子,上面居中横书一行黄色小字:樱桃谷景区。居中一行竖写的黑体白色大字:陈忠实旧居。落款位置是一行竖写的黑体白色小字:白鹿原小说原创地。牌子虽小却设了白色的边框,显得端庄典雅。牌子几乎被郁郁葱葱的竹子枝叶全部遮挡,如非细心留意根本看不见。一块水泥板盖住了村街路边的排水渠,成为通向竹阴深处院门的通道。与南边的竹园相对应,通道北边是一棵和篮球直径相仿的法国梧桐,枝叶茂盛,主干直直地伸向天空,整个树干树冠挺拔而丰满。进门的通道大半被竹子和树木的枝叶笼罩淹没,须低头弯腰方可进入院门的位置。出于敬仰与好奇,还是猫着腰身,穿过了约5米的通道来到院门外。这时,才隐隐约约看得清这座几十年前的门院,简单的砖墙水泥门楼,还有紧闭着的锈迹斑驳的深红色自制铁皮门,门轴就固定在用水泥抹成的红砖墙上。一副看起来像是过年时贴上去的常见的小规格红底黑字的春联,下联已不知所踪,只剩下上联:锦上添花花似锦。还有横批:长乐安康。

陈宅门外除了一方竹林和一棵法国梧桐外,还有一棵碗口粗细的合欢树和一丛由很多枝干组成的大月季花,高达3米以上,枝头尚有3朵硕大的粉红色的月季在树丛中昂首绽放着。大门紧闭,从墙头可隐隐看到前后两座不同年代所修建的十分陈旧的砖房。

闲聊见质朴

循着这座异常普通的宅院,见对面路边的一小块菜园子里有一位60岁左右的老者劳作之余在执杯喝水,近前但见老者慈祥可敬,遂略致问候便很投机地聊了起来。原来老者系陈忠实的本家邻居,自小一起长大,不过老者小陈忠实8岁,今年65岁,以前两家都养猪,还曾一起去西安城里的醋厂拉过喂猪的醋糟。说陈忠实自幼聪明勤奋,为人实诚,是块成功的料。问他陈忠实门口的竹园、树木是否为陈忠实所栽时,他说那还用说!再问门口院落为啥这样简陋时,老人家说人家陈忠实不让动,让一切保持原样。问及种植樱桃的话题时老人家说,现在政策好了,不大种粮食了,就改种樱桃,大家都富裕了。种樱桃就是一斤卖两块钱也挺好的,何况樱桃远远不止一斤两块,好的往外批发都可卖到18块了。问老人家家里种了多少,他说自己老了都由孩子们作务,自己只是打打杂,家里情况也不错云云。

一早骑车出来,此刻已是艳阳高照,遂和陈忠实的发小邻居老人打别。这趟晨访白鹿原时,作家陈忠实已在病中,次年的初夏时节,老作家带着对这一方故土的眷恋与不舍溘然长逝。5年既过,老屋依旧在,樱桃又泛红。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